女人纤细动人的腰肢卡在金属圆孔中,脑袋和双手也如古代囚犯一般固定在枷锁上, 一根将近20厘米的肉棒在她嘴里疯狂的抽送 一股股白色的泡沫从她精致的嘴角溢出。 仅仅几十厘米长得短裙被推到腰间,银白色的丝袜裹着她翘起的浑圆臀部, 银色的高跟鞋衬托着她修长的美腿两只咸猪手疯狂的抚摸着她完美的下身。 这里是王朝俱乐部,那如待宰羔羊般身体卡在特殊刑具中的女人便是我的妻子陆雪琪, 而那些正在玩弄她的男人并不是我。 如果有熟悉雪琪的朋友在这里一定会吃惊的掉了下巴, 因为在他们眼里雪琪是一个家里的乖乖女好妻子, 还是一个精明能干的财务总监。 事实上,作为她的丈夫,我却知道,她是温柔贤淑的外表下是一具何等淫贱的身体——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淫妇。 大学那会,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也被她温柔的外表迷惑, 直到有一天看到她在学校后山小树林一个隐蔽的小木屋里和两个有名的色胚大玩3P时 一直以得到雪琪初夜沾沾自喜的我才开始真正开始了解自己这个外表温柔贤淑的女人 这个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 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天,她雪白的肉体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个夹在中间, 修长迷人的大腿盘在男人身上两根粗壮的肉棒分别插在她下体与肛门同进同出的情景, 不能忘记她在别人的肉棒下她兴奋的喘息与嘶叫 还有她低声下气的求两个「好哥哥」插的更勐一点的样子。 后来,经过我的旁敲侧击,雪琪明白了我知道了这事, 这才扭扭捏捏的把事情和盘托出原来早在和我交往的时候, 那两个男生就已经缠上她了这样难怪,雪琪将近一米七的身高, 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整个一个魔鬼般的身材, 配上她甜美的面容没有人追才怪,就算在整个学校, 她的美貌也是有名的。 她也知道两个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加上心里有我, 当然没有让两个家伙得逞最危险的一次,在学校体育馆她被两个家伙挤在中间, 两个混蛋已经隔着衣服把肉棒顶在她下面了也幸亏雪琪机智用手给两个家伙消了火, 又答应那两个家伙只要把初夜给了男友就让他们玩一次。 我里个去的,原来还没有和我好上呢已经开始给我带绿帽子了, 我当时就脱下她的超短裙在她性感的屁股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好打 当然手感是相当棒的打到后来就成了一场赤裸裸的肉搏。 后来,就在和我那个过的第三天,她便被那两个家伙在后山开了后庭整整玩到半夜才回家。 整个大学期间,我让人无比羡慕漂亮女友雪琪一直和两个男生保持着那种关系, 除了这两个雪琪还勾引了一个学弟,甚至为了几门科目能达到A 而和一个教授上床。 最离谱的一次,她带着一个大号蛤蟆镜,被两个家伙带到一个建筑工地, 让几十个个人高马大的工人整整爽了一晚上。 我虽然有心让她悔改,可每次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总是狠不下心来更有内心深处一种隐藏冲动让我默许了她这种行为。 大学毕业,那两个男生离开帝都,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下, 雪琪渐渐收了心她天生丽质,聪明好学,很快进入一家大企业高层, 成了人人羡慕的「白骨精」我也开了家颇为红火的投资公司。 本来以为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好了,直到某天回家, 见到我美丽的妻子陆雪琪正在床上和一个快递员翻云覆雨。 我这才知道,雪琪她在这几年也会偶尔「偷腥」, 我们结婚的那天我喝的酩酊大醉,我美丽的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和两位原来道贺的老同学在大厅里玩了几个小时3P。 新婚蜜月旅行的一个月,她便和导游偷偷搞了几次, 最惊险的一次我只是在浴室里洗肏个澡,她便被导游在门口射了一炮。 我算了下,三年时间,她整整和几十个男人玩过, 最离谱的一次她一个大企业的财务总监居然到红灯区站街赚了几百块。 我忍不住又把她脱光了,霹雳啪啦的打了她一顿屁股, 只是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的样子却又狠不下心狠狠处罚。 「人家就是有时候忍不住嘛!你的虽然也很大, 用久了也想换换!」这还是我美丽的妻子陆雪琪说的话吗?「老公 雪琪赤裸着身体抱着我你老婆被别的男人搞, 我看你挺兴奋的下面已经硬了!」雪琪捉住我坚挺的下体, 俯下身张开小嘴熟练的含住。 正在这时,雪琪的铃声响起,我拿起手机, 上面的几条资讯让我为之气结: 「好怀念大学时操你的时光 老同学明天我们回帝都,已经定好了帝都大酒店1125号!」「要内射哦!好久没被大鸡巴操, 雪琪屄好痒啊!」「小骚货我们叫了几个客户一起玩!」「这就是你的和客户谈判!」我抓住雪琪的脑袋狠狠的套弄起来。 之后,那天,雪琪依然去了,还把被几个男人轮流操的情景拍了下来带回家, 我又一次见到了她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做「三明治」的样子 只是这次她两只手中还分别抓着一个男人的肉棒。 我看肏视频,又一次狠狠的虐待了一次雪琪浑圆的翘臀, 之后又在她身体上发泄了两个小时这才作罢。 这件事后,我渐渐开始理解雪琪,她虽淫乱却骨子里深爱着我, 而我也爱她为什么不能宽容的接受她的一下喜好, 毕竟虽然她和这么多男人搞过对我的心却一直没变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王朝俱乐部, 其中换妻的内容仿佛是为我和雪琪量身定做一般。 一天的考虑之后,我和雪琪以夫妻的身份申请了会员, 雪琪出色的身材与容貌加上她的身份为我们加了不少分。 以至于现在,我几乎可以在这里不花钱搞任何女人, 代价便是每次雪琪也会被不同的男人点走。 身前撅着屁股趴着的女人是个叫司马芸的女教师, 有一对漂亮的乳房和浑圆的屁股饱满的蜜壶在我插入时早已充满了蜜汁, 如小嘴般吸吮着我的肉棒。 而此时大萤幕上,是另一个房间里的实况转播, 男人剪开雪琪的连体丝袜一只手抚摸着她翘起的美臀, 一只手隔着半透明的蕾丝内裤搓揉着。 雪琪这个小骚货,怕是早就向外冒水了吧, 我禁不住向前一挺大肉棒齐根没入老师司马芸穴里, 那女老师也配合似抬起头撅着屁股,裹着肉棒的花径一阵阵收缩。 萤幕中,男人搓揉了一会,顺势拽掉内裤, 湿淋淋的大手在她丰满的臀部抹了几下布满青筋的肉棒抵住雪琪下体摩擦, 妻子嘴巴被一根肉棒堵住小穴在肉棒的研磨下瘙痒难耐, 浑圆的翘臀扭动着那人看时机已到,双手扶着雪琪浑圆的翘臀身体一挺从后面插入。 「肉棒好大,受不了了!」抽送了几十下之后, 司马芸发出一声淫荡的浪叫被我弄的泄了身饱满的骚穴涌动着差点就把我也吸出来肏. 她享受了会被大肉棒被充满的快感, 转过身在饱满的胸脯上涂了些精油 两只丰满的奶子夹住我的肉棒: 「大肉棒哥哥, 那个是你老婆吧!」那一对痴迷的眼睛望住我 我的肉棒被两只丰满的奶子夹住精油的润滑下, 一阵阵销魂的快感传来我的妻子雪琪是否也曾这样撅着浑圆的屁股夹住男人的肉棒, 或者她那时还被另一只肉棒从后面操着。 大萤幕中,随着男人粗壮的肉棒疯狂的在雪琪身后抽送着, 她裹着丝袜的美腿蹬着地面夹在两只隔板中央的躯干尽力弯曲着, 丰满的翘臀尽力迎合着肉棒。 却听那司马芸道: 「嘻嘻,你一点都不担心吗?你老婆现在玩的是这里最刺激的三段心跳!」「那是什么!」我疑惑道。 「当然是可以把女人切成三段的惊险玩法, 卡住女人脑袋和腰部的圆孔中都有可以瞬间切断女人身体的利刃 女人每在上面呆上一个小时就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被瞬间切成三段!」「啊!」我闻言一惊 肉棒竟是忍不住在司马芸双峰之间打了个颤: 「有没有人真的被切成三段!」「当然有了!」那司马芸痴痴的道: 「侍者!」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穿着侍者服饰的年轻人应声而入似乎对司马芸火爆的身材视而不见。 那司马芸在他耳边小声低语几句,那侍者礼貌的鞠躬后出去。 「是个级别很高的女会员,大概在半年前的事情!」司马芸道。 却在此时,萤幕中,那男人干到激烈时举起雪琪一条修长大大腿, 顿时两人交合处淫靡的景象完整呈现在我面前 白色的秽物布满了两人交合处雪琪充血的阴唇被干的向外翻开, 充满弹性鲜红的肉壁紧紧的裹着布满青筋的肉棒。 忽然之间,那男人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肉棒齐根没如穴中, 举着雪琪大腿的手再次用力抬高胯部紧紧贴着她丰满的臀部如触电般颤抖着, 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两人交合处涌出。 怕是此时雪琪子宫里都被射满了吧,两个房间, 视频完全同步的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一个陌生男人射的满满的, 我禁不住一阵莫名的兴奋肉棒在司马芸雪白的胸脯上疯狂的抽送。 接下来肏个男人把雪琪从刑具上解下,四只手不停的在她动人的身体上乱摸, 而雪琪也来者不拒笑的花枝乱颤,左一口一个大鸡巴老公, 右一口一个好哥哥叫着反倒是我这个正牌的老公成了摆设。 只见雪琪分开双腿站在中间,那刚刚干雪琪后面的男人手指在她下体扣了一下, 顿时白色的精液从她鲜红的肉洞里喷涌而出似乎知道我在通过萤幕观看, 她居然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两个男人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剥了个精光, 就连银白的色的丝袜也没放过。 一阵乱摸之后,把雪琪的骚劲再次挑起来后, 一个男人捉住她的手臂从后面插了进去另一个肉棒插进她嘴巴里。 两人配合默契,这样一前一后插了几十下分别从她身体里抽出肉棒, 拿出精油把她全身上下抹了个遍。 雪琪本就身材很棒,雪白的肌肤在精油的滋润下泛出动人的色泽, 她饱满的肉穴更是被两人重点照顾涂抹过程中, 躺在地上让人干了一炮。 「你老婆还真骚!」司马芸含住的的肉棒: 「估计她还会和那两个男人再玩上一次!」许是被她说中了, 浑身涂满精油的雪琪跪在地上脖子上被挂上一个「十分之一心跳」的牌子, 男人拿起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 「你老婆胆子还真大!」那司马芸吐出肉棒: 「这种刑具通常都是万分之一的处决几率, 也有女人为了追求刺激玩千分之一百分之一, 你老婆这样玩十分之一的倒是很少见!」萤幕中 两个男人轮流把肉棒塞进雪琪嘴巴里雪琪熟练的舔舐下, 两根丑陋的东西立刻颤巍巍的坚挺起来鲜红的龟头在唾液的滋润下闪闪发亮。 十分之一,我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说雪琪有十分之一的几率在被两个男人玩弄的过程中被切成三段不要, 我心中呐喊道。 可雪琪半推半就的又被上了刑具,她闪着诱人色泽的身体卡在两个隔板中央,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仰躺着两条大字形张开拱起支撑着身体, 两只丰满的酥乳如山峰般坚挺饱满迷人的肉穴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怎么会有这种危险的玩法!」「为了增加刺激啊,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更加兴奋再说了,年会抽选不是更危险, 被抽到的那组女会员要在大厅里以最淫贱的方式公开处死!」「那个几率毕竟很小!」我答道, 毕竟已经十几年没有一组被抽到了。 这时,房间里的大萤幕忽然分生两半,一半是正在发生在雪琪身上的情景, 另一半上是一个和雪琪同样姿势卡在两个挡板中央的女人, 屋子的布局和雪琪那间一模一样女人同样浑身涂满了精油, 甚至身材和雪琪也十分相似。 「这时我让侍者调出来的!」司马芸道: 「这个倒楣的女人当时玩的是百分之一心跳, 在最High的时候忽然被切成三段当时玩她的两个男人就是今天这两个!」「让你多嘴!」我双手按住司马芸的脑袋, 肉棒再次进入一个温暖的腔体。 雪琪怎么会和那些人玩这种危险的游戏,刚才她的样子分明知道这个游戏的危险性, 她跪在地上脖子上挂着「十分之一心跳」的更是带有表演性质 就像死刑犯最后的照片一样可以想像,如果她真的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被切成三段, 这段录影一定会成为俱乐部内部视频中最为火爆的一段 难道这种生死之间的极致真的会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快感。 大萤幕中,随着男人龟头研磨,雪琪被弄的上不来下不去, 蜜壶里啵滋啵滋的向外冒着淫水拱起的双腿开阖着, 那让我销魂的妙处如婴儿小嘴般张开竟是恨不得立时被插的样子。 只听她嘴里更浪叫道: 「大肉棒老公,雪琪快要受不了!」「这就爽死你!」那男人说着, 双手托起雪琪两条雪白的大腿肉棒勐地肏进去。 妻子雪琪本就被两个男人挑起了浪劲,被这么大的肉棒一肏, 登时魂也飞上了天 嘴里叫道: 「死了,死了, 被大肉棒老公肏死了!」两条雪白的大腿直打哆嗦 身体本能的一挺登时那肉棒一寸不剩的没如她春水莹莹的蜜壶中。 却说另外半边萤幕上,也是这个男人拖着女人的双腿肏着, 女人身材与雪琪七八分相像浪劲不下于雪琪。 那人却也有几分能耐,双手抱住雪琪两条浑圆的美腿, 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再缓缓拔出只欲把她的骚劲都抽出来, 这样被肏了几十下妻子涂哆哆嗦嗦的喷出一股蜜汁, 只是她那人玩出了淫性又被这样慢吞吞的插了几十下哪能过瘾, 两条大腿欲求不满的大张开阴门大开只等着「大肉棒老公」再次插入。 那男人不急,把镜头对准妻子骚穴,把她发骚的样子一丝不漏的记录下来, 结婚这么多年也知她放荡,可她被人搞的穴里向外冒水的样子却从未见过。 那人玩过瘾之后,肉棒在妻子雪琪骚穴里疯狂的抽送, 另一个男人也抓住时机肉棒在妻子嘴巴里抽送起来。 我迷妻子陆雪琪就这样身体卡在两块挡板之间, 嘴巴和骚穴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此时她似乎已经忘了这个游戏的危险, 身体疯狂的迎合着两人在一次次撞击从中获取从未有过的快感, 而我眼前似乎出现了妻子迷离的双眼肉棒也在司马芸嘴巴里疯狂的抽送起来。 忽然,萤幕的另一半,那个和妻子一样卡在两个挡板中央正在起伏的女人躯干毫无徵兆向下坠去, 被托住双腿的下半身仍在疯狂的迎合着男人的抽送 为了避免在处决时切到男人的肉棒她的腰部卡的比较高, 大概到了肚脐的位置那卡在挡板中央的下半身整齐的切口清晰可见, 一堆大概是肠子的东西在重力的作用下从切口涌出吊在两个挡板中央。 从前面干她的男人鸡巴上插着她的脑袋走到挡板中间, 捡起她的躯干她雪白的双乳依然坚挺,腹部收缩着, 一团肉乎乎的肠子从腹部断口中涌出铁钩勾住女人雪白的躯干吊起来, 她和男人疯狂欢爱的下半身完成了最后的使命后也倒吊起来和她的躯干放在一起 而她迷人脑袋插在下面一根尖刺上。 「还真够刺激!」我吃惊的道,肉棒竟是又大了一圈。 「唔!」司马芸呜咽着道: 「说不定您那个骚老婆也会这样!」「去你的!」肉棒狠狠插进司马芸喉咙里, 我心中还真隐隐有些担心可再可想想,如果, 妻子真的被切成三段还真有点期待。 那个女人切成三段的视频已经播放完毕, 剩下的便只有妻子雪琪和两个男人赤裸裸的肉搏。 这种特殊换妻游戏的房间,为了让双方体验禁忌的快感, 摄像机可以全方位拍摄的。 似乎为了让我看的更清楚,镜头移到正挡板上方, 我清楚的看到妻子淫荡的叉开双腿被人干的模样 布满青筋的肉棒每一次都直插到底她迷人的脑袋扬起, 那插在她嘴巴里的肉棒每一次都带出一股股白色的唾液 两颗雪白的奶子在前后两人的夹击下颤抖着平坦迷人的小腹蠕动着迎合着每一次冲进, 此时她已经完全沉溺在肉欲中。 似乎是为了让我看的更加清楚,接下来开始重点拍摄雪琪的下半身, 她的脑袋反倒是已经到了镜头之外。 一股股白色的粘液从两人交合处冒出,妻子雪琪精致的耻毛上沾满了白色的秽物, 核桃状的蜜壶被肉棒撑的满满的粉红的肉壁包裹着布满青筋的肉棒, 每一次抽送她两条雪白的大腿都忍不住张开。 忽然之间,一股血色在挡板处蔓延开来, 雪琪雪白的躯干向下坠去而此时,两人似乎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 「不!」我心中呐喊道,可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在我心中蔓延, 画面中雪琪被瞬间切成三段,她的下体竟然在这个时候和那个男人一起达到了顶点, 只见那两条雪白的大腿颤栗者一股股白色的精液从两人交合处冒出, 我的妻子雪琪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子宫里又一次被男人的精液充满 而此时她动人的躯干落在地上,一团黏煳煳的肠子从里面涌出堆在地上, 我抓住司马芸的脑袋一股浓浓的精液尽数射进她喉咙深处……我傻傻的看着他她的躯干被挂起来, 看着他被吊起的下半身看着他刚刚被干完的骚穴里依然不知疲倦的向外冒着骚水。 「很兴奋吧!」司马芸道。 我从她嘴巴里抽出肉棒,胡乱的穿上衣服打开门向雪琪所在的301室跑去。 「先生!您这是!」门口侍者挡住我。 「我妻子陆雪琪玩『十分之一心跳』时候被切成三段, 我进去见她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