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部队放假了,该死的连长及辅导长还在做他们的离营宣教, 明明说好么 捌洞洞离营的结果拖到快要两洞洞洞了我们才解散回去收拾行李。 由于我住在南部,而部队在北部,因此如果搭的是统 客运或是和 客运的 车, 少说也要三个半到四个小时才会到因此我收拾行李的速度必须格外加快点 才行 一旁的同梯问我: 「等一下要不要去开查某啊?」 我冷冷地回了一句: 「神经病 中镖不就都多的」就准备要下楼准备离开部 队啰~ 出了营门马上就叫一辆计程车赶往市区 德路那儿准备坐车回南部~ 真是 有够倒楣的 离营时间已经八点半左右了来到市区竟然还没座位 必须等到十 一点十一点之后就有车了星期五之后的假日果然大家都会选择回家, 所以理 所当然的晚上一定很多人要坐车我呢~ 只好乖乖地等到十一点啰。 买了一本「第 手」杂志跟一些吃的就在等候区慢慢地看了起来啰, 说实在 的等后区的正妹还满多的只是我的头真的是不能看, 这种大平头要把妹还真 的是┅难啊!不过当兵少了一点自然也会多另一点出来 那就是身材咱们当兵 的人大部份都是年轻人 血气方刚加上非常有活力因此下面那把短枪拿来打姑 娘形容地可真是贴切啊 呵呵。 坐在我前面看女性流行杂志的妹长得还真是有够 呛的, 穿着短裙还敢翘了个二郎腿也因此黑色的小内裤自然也就摊在我的眼 前啰, 我杂志也不用看了因为我已经看到呆了而走过去的路人有些也注意到 了, 一些高中生走过去都是用超high的表情叫其他同学赶快过来看 我想大概就 这个女孩没注意到吧!还是在那边慢慢地看她的时尚流行杂志 关心着一些八卦 消息唉 女孩嘛~ 没办法我就把杂志给收起来, 提着包包坐到她的旁边去她抬头看了一下我, 没过一秒继续看她的杂志我往她右斜方的角度望去 哇靠! 已经六、七个高中生在那边比手画脚了 而墙边的镜子正在可以看到咱们统 客 运的售票服务员也是透过这个角度在欣赏她的裙下风光 我可是看不下去了于 是我就轻轻地到这女孩的耳边说了一句 「喂~ 小姐你的内裤给人家看光了」 她先是转头看了我一眼 再看一下旁边急忙转头当作没事发生的高中生们 以及 镜中看呆了来不及闪避的售票服务员这才羞地赶快把脚放下来用杂志挡着她的 裙子。 瞧她脸红的样子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我脱下我的运动外套轻轻地放在她腿 上说「这样你就可以放心看书啰~ (微笑)」。 她非常不好意思,连声跟我道谢个不停, 我只是没放在心上因为我只想赶快回台南看看老爸 老妈以及跟以前高中同学们出去玩。 到了十一点二十几分,服务员拿着大声公喊 着「从台北——台中朝马往台南的请上车」 唿~ 啊, 终于让我等到了等一下非好好地在车上睡个一觉不可 真的是好 累啊当我拿起包包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女孩也拿起了她的包包, 并且把运动外 套还给了我说: 不好意思我的车子到了」我吓了一跳 说「呃~ 我也是这一台 呢」她笑了出来我也笑了出来。 原来我们都是要回台南的,看着她呵呵地笑着, 我真的觉得她长得还真是美 啊~ 额前的浏海感觉像是轻轻地飘动着 跟着她的微笑一同带动着那一刻映在 我的眼里真像是一幅美丽的画 一幅能够让人跟着一起微笑的画。 台北飘着细细 的小雨,我用我的外套遮着我, 她在我的前面排着队准备上车干脆好人做到底了 走到了她的身后「一起遮雨吧」她转头看着我 再次露出一个非常甜美的笑容 ?「帅哥你的外套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就开玩笑的说「两个大忙才对吧!」 她呆了一下 脸又红起来了我连忙跟她道歉好家在她没放在心上。 上了车之后一时找不到位置,就在视缐的前方看到一双白晰的双手像着我招 手叫我过去, 原来是刚刚的女孩我不好意思地笑一笑「跟我一起坐吧」那女孩 的笑容彷佛是种魔力般 我跟本连拒绝都拒绝不了。 我坐了进去靠着窗边,而她则是坐在走道边, 在上高速公路前我们就这样 聊了起来甚是快乐? 她叫小芳, 今年二十岁初我大了她一岁?而她住在安 区 我则是 区. 她在北部念大学而我┅则是当我的「不愿」役。 聊到这时,她也笑了出来,「 不是只有义务役和志愿役吗?」我回她「义务役就是不愿役啦, 到了法定年龄管你愿不愿意都要去当兵啊」她这才了解继续呵呵地笑着。 上了高速公路,我也累了,我就跟她说我想睡了, 她就说不吵我了专心地 看她的电影。 我眯着眼看着她的短裙及她的美腿, 慢慢地睡去了?梦中好像跟小 芳在床上激战了数回合一样 最后她在我的脸上留下一个吻然后我忽然醒了, 小芳没在座位上而车子依旧行进中只是不知道到了哪里, 喝了一大口水超 想尿尿的就带着很想睡的眼睛慢慢地走下楼梯到厕所去, 楼下都是一些行李车子晃呀晃地我走得十分不稳, 一边就拉下拉链一边掏出我的「国造0.3 口径十八公分手枪」 然后就开了厕所门准备对马筒实施射击训练还是眼睛闭 着的 超想睡的?这时一个细细的声音并微微带着抖音发出来「帅┅帅哥!我 ┅我┅我在上厕所」奇怪 厕所门又没锁应该是听错了吧当我微微睁开想睡 的眼睛时, 那一刻真是超级无言的啦各位可以想像一个女孩光着下半身蹲在马 筒上 而男孩手持他下面的国造手枪对着她脸做预备射击动作时那一种画面!超 干尬┅超丢脸┅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瞎。 天色很暗,我进来也没开灯,所 以她看不到我脸有没有红, 我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只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她非常 非常紧张 所以声音都在抖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真像是一个小时, 我对她说 「对不起让你吓到了」她也勉强回我一句「没关系 以前有看过我男朋友的只是你的看起来比较长」然后我也回一句「我也看过我前女友的 只是她没你长 得美身材也没你的好」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脑中的影像全是她的美穴?到目前 为止她还是没穿上裙子 我也依旧拿着我的「国造手枪」。 她起身想换我用厕 所,但是车子的煞车让我往她身上扑了过去, 她叫了一声?我连忙摀着她的嘴「 嘘?别叫等一下万一人家下来看 我们两个在里面的样子就不好看了」她点点 头┅ 我起身准备让她起来这该死的司机竟然又给我煞车 这下我可是头重重 地敲到了墙我啊唷了一声?小芳轻轻的偷笑了起来 「不是叫我不要叫结果 自已在那边发出声音」我也小声的笑了起来 但是四目相接之后我的脑子又一 片空白了 我的脸愈来愈靠近她的脸 她也慢慢地闭上了眼唿吸声清楚地传到 耳边, 我的大腿那边感到一阵温暖的液体她的小穴湿得很 我慢慢地抚摸着她 的背轻轻摸着她的脸再来一个深深地吻, 在此同时慢慢地解开她的衣服往她的胸前两座小山摸去?她的唿吸声变得急促, 然后我并不打算就此停手慢 慢往她大腿内侧摸去 光是摸到一点毛就已感觉到小芬十分十分湿了 水是一阵 一阵地流了出来用我的手指头找到了一个小球状的物体慢慢地绕着它打转 只 见小芬不停地发出小声的微弱叫声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 身体却不住地 发抖?我的手再慢慢地往下探去 这两片软肉的中间有个小小的山洞山洞里不 时地涌出水来 我想我的手指却把她堵住但是这个洞似乎是有生命般地把我的 手指吸了进去 我想拔出来却不是这么容易两片软肉就是这么不断地夹住我的 手指 就在这抽拉之间她洞口的水愈来愈多小芬也不安份了起来, 「啊┅啊 ┅啊┅要┅要去┅了」小芬全身抖得非常厉害 看样子是高潮了?我把她从地上 扶起来抱在我的怀中 她喘着看着我眼睛看来是如此的温柔 她的手轻轻地摸 着我的脸 我又再一次地吻了她而且她也主动地把舌头伸入我的嘴与我的舌头 展开一阵混乱的战斗?她的手慢慢地往下伸到了我的手枪, 轻轻地接触到了我的 两颗手榴弹。 我的手枪自动调整了角度,逐渐上扬, 达到了射击位置。 我把小芬抱起来,坐在我的手枪头上, 顶着我的武器逐渐地慢慢地, 小芬 的小穴慢慢地将我的枪管给没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她紧紧地抱着我并发出阵阵 舒服的叫声「喔┅喔┅好┅舒服┅喔┅┅喔┅」并主动的摇起上半身 连我都能 立即感受到那酥麻的快感。 小芬紧紧地搂着我,不断地呻吟着「喔┅喔┅快┅不行┅了┅喔┅喔┅真的 ┅┅真的┅┅快┅喔┅不行了┅」小芬的声音大了起来, 我只好赶快把她的嘴巴 给呜起来但是小芬依旧发出那种「呜┅呜┅ooo┅呜呜┅」的声音 我在一 边抽插一边吸吮着她的奶头在此同时 小芬的小穴阵阵地紧缩夹的我的武器 亦是快要招架不住 「小芬┅喔┅我┅我要射了┅我┅我要射了┅」小芬抱地更 紧了 似乎是准备好了不想让我在外面射 小芬放心地让我发挥 那我便要好 好的进攻了抽起我的武器, 重重地插进小芬的小穴中 每一下都是深深地插入 她的花心中让她亦是无法抵抗, 终于┅我的武器也在一阵重炮火力攻击中发射 了 一发过后接着零星的几发. 我拿着卫生纸帮她擦拭着流出精液的小穴 里面 混着一些淫水我看着小芬 她刚高潮了两次 无力的坐在地上不断地娇喘着。 我很不忍地摸着她的脸,她也转过头来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 那一刻我们再次相 拥入怀并且再次深情地拥吻。 当我们收拾好厕所后,爬上楼梯的座位上时, 车上 的乘客们都还在睡觉并没有在看电视的。 我和小芬坐回坐位上,让小芬在我的 怀中休息, 就这样我就拥着她一起睡着了。 我不知道我是睡了多久,大约两点多左右, 司机用广播叫大家起来「台南! 台南!北门路要下车的人请准备 下一站是公园路」我轻轻吻醒了小芬 与小 芬一同下了车。 凌晨两点多的台南实在是没什么人, 除了一些非常刻苦赚钱的运 将大哥以外。 我和小芬慢慢地走在无人的台南街道上, 静静地享受着那种气氛~ 北 路上本来都是一些卖电脑零件的东西之类的 现在全部都关起来之后完全 空空荡荡地 没有半个人 晚上的气温真的有点儿冷~ 小芬紧紧的抱着我 我也 搂着她的腰我问她这么晚了该如何回去, 而我因为只住附近所以一下就可以到 家了小芬静静地看着我 「就┅到你家睡好了」我微笑着看她「傻瓜!等一 下我又对你伸出魔爪怎么办?」她很小力的搥了一下我的胸膛「讨厌~ 不正经」 很快地我们便走到了我家门口 开了铁门之后我开了电灯显然地这个时间, 老爸老妈都睡了我把小芬带到我的房间让她睡我的房间, 我则是走到老爸老 妈的床前跟他们讲一下我回来了 之后我就跟小芬睡同一间了门锁起来也没差。 老爸通常都认为我当兵在那边很累, 回来当然是让我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啰。 不过 他明天也要上班,老妈早上还要去公园跳土风舞, 因此我通常睡醒时家里又是 空无一人的状态 往往我朋友过来跟我一起在房间玩电脑玩整夜 他们都不知道。 因此我很放心地让小芬就睡在我的房间, 我则先洗个舒服的澡。 当我洗完澡出来 后,小芬已经深深地睡着了, 我将她的头放在我的怀边静静地看着她慢慢地 一起睡着了。 梦中,我已经在计画着明天该如何和小芬怎么继续大战个几回合了。 。